无视 外视 内视

无视    外视    内视


——我专业成长的三个阶段


87年,我从师范毕业,分到市里的名牌小学——湖师附小,湖师附小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积淀的百年老校,那里名师云集,且有着鲜明的语文教学特色。我,一个不喑世事的小丫头,诚惶诚恐,真是有些无所适从。只知道仰着头看身边的名师。那个时候,我先后师从郭钦平、周静英老师和校外的邵起凤、穆慧华、徐德真老师,我乖顺极了,觉得师傅是天,是地,师傅说的话就是金科玉律,特别是轮到上公开课,恨不得住到师傅家里去,急急地把师傅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,生怕拉下什么。所谓课的成功与否,就是是否完整地把师傅说的每句话都背下来。在那个阶段,因为师傅强,所以我也强。在师傅手把手的教导下,我成功地上了一系列公开课: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《飞夺卢定桥》《夏明翰英勇就义》《曼谷的小象》等,也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:省市教坛新秀,破格晋升小学高级教师等。但那个阶段,我没有自己的思想,我只顾复制师傅的东西,不会自己思考,不会理性分析,更不会自己创造。眼前的一切都是混沌模糊的,只有师傅听完课后满意或不满意的神情,对我来说,那,便是一切。我把这个阶段称之为“无视”阶段。


当我在湖州的教坛上崭露头角后,便有幸参加了省跨世纪骨干教师培训班,班主任是汪潮老师。在这个班里,我开始睁大眼睛看外面的世界:我看到了自己与同学间的差距,看到了自己理论水平的匮乏,看到了教育研究的领域原来是如此宽广无边。于是,我开始广泛阅读,多方吸收,潜心研究名师的优秀案例:支玉恒老师的《太阳》,于永正老师的《草》,靳家彦老师的《跳水》、王燕骅老师的《骆驼和羊》等,我都拿来细细揣摩,并“移花接木”巧加利用,那个阶段,我独立或半独立地设计了《笋芽儿》《打碗碗花》,《秦始皇兵马俑》《古诗二首》《秋游景山》等一系列公开课。《打碗碗花》一课还获得浙江省阅读教学观摩活动一等奖,在那个阶段,在班主任汪老师和许多前辈的推荐、帮助下,我有机会在浙江的舞台上充分展示、锻炼自己,我一边输出一边吸纳,利用与名师同台上课的机会,虚心求教,广泛吸纳专家意见,不断完善自己。在这个阶段,我会常常因专家们的评价或喜或悲,我热血沸腾激情满怀,一会想学王燕骅老师的严谨丰厚,一会想模仿支玉恒老师的洒脱自然,一会又沉迷于张化万老师课中的创意迭起┅┅在那个阶段,我眼中只有别人,惟独没有自己,那是一个“外视”阶段。


2000年,我参加了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班,在北京学习的三个月期间,我沉下心静静地读书、思考,回家后,把自己前期的一些课例进行了分析总结。我开始努力认识自己,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很多长处和短处:性格的、气质的、能力的、学识的等等。我开始整理自己,试图在课堂上找到真实的自己。公开课时,我开始挑选适合自己情感气质的课文,并学会尽情地用课表达自己、宣泄自己,那种酣畅淋漓的美妙感受,简直妙不可言。于是,《去年的树》《敦煌莫高窟》《卢沟桥的狮子》、《燕子专列》、《番茄太阳》等一系列公开课先后受到了华中师大杨再隋教授、周一贯老师、沈大安老师、张化万老师、王燕骅老师、杨明明老师、汪潮教授、浙大刘力教授等全国著名教育专家们的好评。他们都热心地鼓励我坚持自己小桥流水般的课韵,努力上出李清照词那样的婉约动人的情韵。我信心倍增,内心充满了感激。于是,当我带着这些课例一次次在全国的教坛上亮相时,发现自己从容了许多、淡定了许多。每次上完课,我不再去关注别人的感受,而是追问自己的心:我上出真实的自己了吗?我真情演绎自己了吗?跟孩子们交流对话的是真实的我自己吗?于是,我开始更多的关注自己、审视自己,在一次次对自己的严厉审视中,我努力寻找属于我自己的,属于盛新凤的课堂感受、课堂状态了,我想我是在渐渐地走向自己、走向成熟了,尽管我知道离自己心目中理想的课堂还很远很远,但我特别珍惜现在的感受,因为我知道,只有找到了自己,才能找到明天!这个阶段,我把它称之为“内视”阶段。


 

心被轻轻拨动的那一刻

心被轻轻拨动的那一刻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的课堂教学创作灵感之源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浙江湖州吴兴区研训中心  盛新凤


 


每种艺术形式都有自己独特的抒情载体:舞蹈家用形体抒情,音乐家用歌声抒情,画家用画抒情,我是老师,我则用我的课抒情。近几年,上了各式各样的公开课,我姑且把它称之为“舞台课”,在打磨一节节舞台课的过程中,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心弦被一次次轻轻拨响的时刻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那个不可一世的朝代自豪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教《秦始皇兵马俑》


99年,我最好的朋友顾从遥远的西安给我带回了一个兵马俑塑像。望着这个沾着黄泥的仿真塑像,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,飘向了远古。西安,这个埋葬着不可一世的暴君的城市,带给我多少向往。一千多年前,凭着他威镇四海勇往直前的气魄,横扫六合、一统天下,创造了一个多么辉煌的朝代。那个时候,什么美国,什么欧洲,对我们来说,都是遥远的蛮荒。想到这些,怎能不令我们热血沸腾、自豪无比。于是,便有了把这份自豪传递给学生的冲动,于是便决定上《秦始皇兵马俑》。在课的设计过程中,我通过合作学习第三自然段描写军阵的课文,让学生体会兵马俑军阵的威武雄壮,通过课内外融通的形式体会兵马俑神态的栩栩如生,从中让学生感受秦始皇兵马俑真不愧为世界第八大奇迹。有了这份情感的积淀,课堂获得了很大的成功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淡淡忧郁  绵绵多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教《去年的树》


《去年的树》最早出现在我们浙教版的教材中,当时,浙江省小语会会长沈大安先生向我推荐了这个文本,说很适合我上。在对教材的钻研过程中,我一下子被文中弥漫的“淡雅的忧伤,真挚的无奈”打动了。鸟与树间的这份绵绵之情触到了我灵魂深处最脆弱的部分。我为他们间的友情感动,为大树的无私奉献感动,为小鸟的诚信感动,同时,也为环保问题担忧。有了自己对文本解读后多元化的感悟,设计课时便有了目标和底气。我把“对话”作为本课设计的主要理念贯穿课的始末,通过几个层次的设计,体现对话方式多元化,对话主题深刻化,对话结果多元化。采用点面结合,以一元带多元的方式,引导学生从文中读出多种主题。此课设计好后,在一个省级活动中初次执教,获得很大成功。著名特级教师王燕骅老师评价:绵绵之情,很是动人。后来,又为人教版实验教材拍了录象课,也获得一致好评。


 


茫茫苍苍进藏路   多少女儿泪
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教《文成公主进西藏》


      汽车在青藏公路上急速行使,两边是莽莽苍苍的一望无际的草原,行至日月山,竟下起大雨来了,在溯风中,我们迎着文成的塑像,迎着那在旷野群山中显得如此触目的日月亭走去,想拜谒这位在我心目中如神女般圣洁、美丽、厚重的女人。迎面吹来的溯风掀起了我们的衣群,吹乱了我们的头发,使我们不能近前。


      于是,我想到了那个可敬又可怜的女人,这个在深宫中长大的女人,金枝玉叶之躯的女人,在这条荒凉、漫长的古道上,迎着溯风,顶着高原的毒日,骑着骆驼,带着一队驼队去趋趋而行,一个多月的漫漫旅程啊,那横跨于骆驼两侧的柔弱的双腿,是否会变形?那白嫩的脸颊,是否会像高原女子一样晒成绯红?故土越来越远,前途茫茫,那思乡悲悯的泪啊,绵绵长长,流成了倒淌河。然倒淌河的水啊,真的能把文成的泪淌回遥远的饿长安?山川无言,日月为鉴,那高耸矗立的日月亭,便记载了这个女人所有的殉道心情。于是日月亭中的休顿和梳洗,梳成了青藏高原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。


      在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会想起这个不平凡的女人,她是人?是神?是圣?在无限的景仰与怜惜中,我开始找寻有关她的教材。当我找到浙教版作为历史故事的《文成公主入藏》和人教版实验教材《文成公主进西藏》时,欣喜若狂,前者是把她作为一个活生生的、有血有肉的人来描写,后者是把她神化了的民间故事,但不同的题材,我们读到的都是人民对她的情,为了挖掘她作为一个普通女人中的神性和作为被神化后的人性,,我巧妙地把两篇课文融合在一起教学,获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。


     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里堵得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教《卢沟桥的狮子》


2000年在北京参加全国骨干教师培训班学习,在首都待了三个月,该去的地方都去了,在最后的论文答辩结束后,去了城外的卢沟桥。当时是秋季,卢沟桥周边是开阔的原野,桥下的“卢沟”里已干涸无水,天苍苍,野茫茫,卢沟桥依旧,桥上的石狮子依旧,桥头的小商小贩依旧在从容地出售着各具形态的工艺品小狮子……一切都是那么平静,平静得令人心慌。站在桥头,抚摸着那一尊尊饱经沧桑的石狮子,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我仿佛听到了这批着八百多年风尘的狮子在述说着什么。曾经拥有的“卢沟晓月”的风雅,曾经发生的“卢沟桥事变”的血雨腥风,这些狮子,都是最好的见证。卢沟桥的狮子应该有话要说,应该让他们开口说话!否则,我心里会堵得慌。于是,为了把这种复杂的感受和心绪传递给我的学生,我决定上这一课。这堂课,通过设计两个不同情景中狮子的形态的说话、写话训练, 1、有的狮子,蹲坐在石柱上,好像(    )2、有的低着头,好像(    )。3、有的小狮子偎依在母狮子的怀里,好像(    )。4、有的小狮子藏到大狮子的身后,好像(   )。5、有的小狮子被大狮子用爪子按在地上,好像(    )。6、有的(    ),好像(       )。把人文和工具巧妙地融合在一起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古知己李清照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我教《如梦令》


曾几何时,我与古人李清照结下了不解之缘?是读本科时的那次论文选题吗?记得当时指导老师看到这个选题是眼睛一亮——《李清照词酒意象初探》,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选题,为什么要去关注这位旷古才女词中的酒?拟或是本能地觉得这样一位封建时代的才女,婉约柔美,充满了古典的气韵,那种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的柔肠百结,她怎么非要用酒来表达呢?对这种不合常理的不解?拟或是词中实在是酒意阑珊,那种酒醉酒香酒意酒味,或浓或淡,多得都快溢出纸面了:“美酒”传递欢乐意趣;“愁酒”蕴藏落寞感伤;“闷酒”倾诉国恨家愁;“苦酒”流露凄苦情怀。读她的词,品她词中的酒,发现这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奇女子,在用酒传递她对生活、对人生的深沉、细腻的感受。透过这一个个鲜活的“酒意象”,我们读到了她曲折、传奇的人生,感受到了她婉约性格背后的豪放。


于是,在结束了学业后,淡淡清词裹着淡淡酒香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,挥之不去。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直至有一天,有人告诉我:你课如清词,人如清词,属婉约派。于是有师长提醒:何不上一首清词,用课来诠释一下婉约。于是便有了上清词的初衷。


当有了上清词的初衷后,便开始了选材。当然,那首“绿肥红瘦”的绝美小令便成了我的首选,可试教下来,觉得学生离它太远,绞尽脑汁,最后连越剧《红楼梦》中的“葬花”片断都用上了,但学生还是体会不到主人公爱花、惜花的闺阁情感。于是,第一次忍痛割爱,放弃“绿肥红瘦”,只能让孤独的清照独自去浅吟低唱、愁肠百结了。


意外中,发现浙江的《现代语文》教材里有清照前期作品《如梦令》(常记溪亭日暮),小语教材里居然有清照的作品!再次激起了我上清词的兴趣。这首词,两次改版,从开始的追求厚重到最后的回归简约,我的课风发生了质的变化。整堂课,采用版块式教学:把词读胖,把词读瘦,线条简洁、流畅,注重学生的多元感悟。淡淡清词淡淡吟,追求课的“绿肥红瘦”,让课真正回归孩子的需要,回归语文的本体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追寻那一份厚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教《青海高原一株柳》


有人说,我的《卢沟桥的狮子》演绎的是温柔中的震撼,《去年的树》绵绵之情很是动人;《如梦令》更是婉约清新,好象我的课风已打上了一个明显的标志:江南女子的清新温柔婉约。但我一直却想着要突破自己的风格。一次,在与杨明明老师一起时,她忽发奇想:盛新凤,你何不上一节如《诺曼底号沉船记》这样恢弘的课试试?于是,这两年便一直有了上一节厚重一点的课的想法,对厚重的期望是情感与语言都厚重,上一节语文味和情感味都很浓的课。


我是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文本,走进这株柳树的。越往里走,越觉得望而生畏。这是一篇含金量很高的课文,语言那么华丽,篇幅那么长,内涵那么丰富,写作方法那么鲜明独特。整篇文章掂在手里沉甸甸的,这么丰厚纯美的一块“大蛋糕”,简直不知从何入手,走得好艰辛。在经历了多少次苦思冥想不得其法后,产生过多次放弃的念头。是这株柳树的精神在无时无刻感召影响着自己: “聚合全部身心之力,聚合全部情感和智慧,找到进入文本的最短程,进入文本的核心世界。才能创造一片独特的课堂风景,”所以在最艰难的时候,在前几天嗓子充血挂盐水的时候,我都苦苦撑立着,这也是我上这堂课的最大收获。


于是,在经过了反复的抉择后,我把文本进行了削枝斩叶,最后读成了两个词,从“撑立——伫立”。这个伟大的发现曾一度让我欣喜若狂,找到“撑立”这个融人文内涵和语言魅力于一体的“抓手”,是一大欣喜,以此为支点,撬起了全文这个“宇宙”;以此为线,让散落的语言珍珠得以串联;以此为轴,使全文的语言与情感有了向心力。这节课,通过找到了一个张力十足的词:撑立,挖掘了它丰富的内涵,让它承载了丰富的功能:言意在“撑立”中互转,精神和情感在“撑立”中共生;柳树的形、神在“撑立”中合而为一、高度融合。最后,在由“撑立”到“伫立”的转换中,完成了对柳树形象的塑造,精神的升华。


 


 


 心,被轻轻拨动的那一刻,便是灵感之泉涌流的时候。用课感动自己,感动学生,感动他人,我在课堂上追寻这一份独特的诗意享受。此生别无他求,只愿捧出一颗易感的心,和我的孩子们一起,在课堂上浅吟低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