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新凤执教李清照词《如梦令》的特色

“争渡,争渡,”“知否?知否?”


  ——特级教师盛新凤执教李清照词《如梦令》的特色


  许汉


  经典宋词,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并不多见;而选学李清照词,更是少之又少。她的词风格独特,悲凄缠绵,她的“酒”,她的“愁”,以现代的理念、时代的情感去解读,实在难觅知音,对小学生来说更难以品味。得知盛新凤老师执教李清照词,对她的探索精神确实心存敬佩。


  盛老师对李清照词情有独钟,读本科时曾撰写的论文竟是《李清照酒意象初探》,难怪她对这难题竟然有勇气迎刃而上。她先后在浙江义乌和杭州两次执教《如梦令》,执教后的反思说明她经历了一个大彻大悟的过程。用《如梦令》的经典语句“争渡,争渡,”“知否?知否?”来比喻也颇为贴切。前者是指在目前有些教师对语文教改感到迷惘,“不知归路”,急于寻找出路的困境;后者是指教学的自我反思,在语文教学中也要悟出一点“绿肥红瘦”的道理。盛老师正是由此悟出“淡淡清词淡淡吟”,对当前语文教学要作“浓”与“淡”,“肥”与“瘦”的辨证关系的哲理思考。


  一、选材独特,尝试走近李清照


  词的教学,尤其是李清照词,最易引起争议的是深浅难易,情感熏陶的把握。盛老师经过对李清照词的一番斟酌筛选,首选这首《如梦令》:


  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


  老师的用意非常明确,小学生初学宋词,首先是有趣易懂。这首词的意思浅白,贴近生活,学生易于理解;词的画面丰富多彩,有静有动,学生易于想象;词的语言精炼优雅,学生易于鉴赏。这样选材就为教学设计定下基调:充分运用想象,感受如诗如画的美——美景,美酒,美丽的意外,美丽的生活。从教学实录看,教师确实教得生动活泼,深入浅出;学生学得兴致盎然,各有所得。


  为加大经典诗词的阅读量,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,在学习原有教材基础上适当补充扩展是十分必要的。但这并不是盲目地以多取胜,而是把经典的代表性和学生的可读性融合一起,精挑细选,优化组合。


  盛教师在教材处理上,还带出另一首《如梦令》:


  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


  教师把两首词对照教学,且看如下片断:


  师:盛老师把两首词一块儿,你发现这两首词有什么相似的地方?


  生:字数一模一样,都是33个字。


  生:我发现它们同行的每个字都是对应的。


  师:句式一样的,是吗?


  生:题目一样,作者也一样。


  师:题目你还记得叫什么?就是咱们说的?(生齐说:“词牌名”。)你还发现什么了?


  生:我发现格式都一样。


  生:最后一个韵母都是“U”


  生:都写到了醉。


  师:哪一句?


  生:“浓睡不消残酒”


  师:李清照的词中还有很多也写到喝酒了,有兴趣可找出来读一读。


  师:同学们发现的就是《如梦令》这种词牌名的词的特点。字数、句式和韵律。这首词咱们以后还有机会细细地品味。


  师:古代的词谱成曲可进行演唱,你们想不想听一听《如梦令》这首词谱成曲子后,唱出来是什么感觉的?(放音乐)


  一篇带多篇,几乎是教古诗词作为拓展延伸的共同做法。有的是同一主题,不同诗人的对比(如《送别组诗》);有的是同一诗人,不同风格的对比(如《认识李白》);有的是同一词牌,不同作者的对比(如不同作者的《长相思》。这样教材的优化组合收到相互引证,相得益彰的效果。


  盛老师却选教同一词人、同一词牌的组合确有独特之处,通过运用比较教学法,学生对词人、词牌加深了理解。特别是学生体会到两首词都写到了“醉”(“浓醉不消残酒”,“沉醉不知归路”),李清照词的风格有了些初步认识。当然,如果再比较两首词不同之处:时间、地点、景物、人物的不同;语言精妙处的不同(“争渡,争渡,”,是心态、动态的描写;“知否?知否?”是人物语言的写照)会更能品出词的味道。


  教材处理的另一特点是:主次分明,详略得当。前一首作精读,细嚼慢咽;后一首作略读,点到即止。这样安排教学容量恰到好处,学生亦易于消化理解。


  二、读诗想画,从画面中理解诗意


  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这是赏析经典诗词的诀窍,也是教学经典诗词的妙法。启发学生充分展开想象,让学生在脑海中呈现诗中画面,从而理解诗意,感悟诗情,已成为诗词教学一个重要规律。


  盛老师把读诗想画,运用得既充分,又独特。在教学设计中有一个“‘胖’读全词,想象画面”的板块,倾注浓笔艳墨,舍得花大力气。画面的想象先部分,后整体:分别想象“溪亭日暮”、“藕花深处”、“一滩鸥鹭”三个画面,再连贯、整体想象为“一幅流动的画”。所谓“胖”读全词,就是把深厚、凝重的词意,通过想象成为生动、丰富的画面,化言为画、化虚为实。这也是教师把文本读“厚”化解为学生读“薄”,教学深入浅出的很好做法。


  且看画面想象的教学片断:


  画面1:溪亭日暮


  师:咱们先来读读第一句和第二句“溪亭日暮”,让你想起怎样的画面来了?


  生:我想起小溪边有座亭子,诗人就站在亭子里面看日落。


  生:我看到一个亭子,李清照把手放在背后,仰望着天,天空披上了一层红红的晚霞,一条小径通向远方。


  师:哦,你还看到了一条小径。落日余辉,晚霞笼罩天空的情景。你们到过吗?怎么美?谁来描绘给大伙听听啊。


  生:天边都是红颜色的,一轮火红火红的太阳挂在天上……(学生觉得词穷。)


  师:盛老师,帮助你一下,你们看啊(媒体播放黄昏情景,配乐)


  “黄昏时候,太阳慢慢地从山的后边落下去了,晚霞染红了整个天空,远处的山,近处的水,还有小亭子,都笼罩在晚霞的余辉当中。水面上波光粼粼的。使我们想起这样的诗句来‘一道残阳扑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’。这样的情景,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呀。让我们把这种美通过朗读传递出来。


  这样读诗想画的特色是紧扣词中语言想象画面,在想象画面过程中理解语言。教师对画面的生动描述,深情的示范诵读更把学生带进画面,入境悟情。尤其是把诵读、说话训练融入画面想象之中,学生对画面的理解借助诵读、说话表达出来。


  在想象画面过程中,教师重视学生语言的积累,语言的训练。如“藕花深处”的画面,教师是这样启发学生说的:


  生:“藕花深处”。我的理解是有好多好多的荷花,一大片。


  师:你想起怎样的句子来了?咱们学过荷花吧,把优美的句子吟诵一、两句给大伙听听。


  生:这荷花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,有的全部展开了,有的在微风中轻轻舞动着。


  生: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


  生: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,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


  生: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晴蜓立上头。


  生:荷花入暮犹愁热,低面深藏碧伞中。


  师:这就是写黄昏时候荷花的情景的。这个时候啊,已经是黄昏了,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。“藕花深处”,那是一个清香四溢、色彩缤纷、幽静而神秘的世界。我想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更加陶醉了。


  这样画中有诗,诗中有诗的描述,既丰富了画面的想象,也丰富了学生的语言,确实把词读“胖”了。在“一滩鸥鹭”的想象中,教师还引导学生不仅如临其景,还如闻其声,如见其人。例如有的学生说:“我听到了鸥鹭翅膀拍打的声音”,“争渡,争渡,可能他们在说,让我先走,让我先走”,“我听到非常急的哗哗的划船的声音”,“我还听到鸥鹭在叫”……


  最后的想象又回复到整体,把单幅的图画想象成连环画。有时间、有地点、有叙事、有人物,有静态、有动态,教师作了这样的概括描述:“刚才我们边读边想象,读出了那么多美的画面,有‘溪亭日暮’,还有‘藕花深处’,还有‘一滩鸥鹭’。其实整首词就是一幅流动的画。你们看,因为是观赏‘溪亭日暮’陶醉了,所以才会误入‘藕花深处’,因为是误入‘藕花深入’,所以才会惊起‘一滩鸥鹭’。来,一起读整首词。一边读一边想象这幅活动的画。”


  这样,教学把词语——画面——诵读(说话)三者连成一线,融为一体,学生说景悟文,说景融情。学词的过程尤如人在画中游荡,人在诗中流淌,诗情画意,乐在其中。


  三、品味词眼,感悟语言精妙


  词,是要品的。李清照的词象清香的茶,醇浓的酒,更要细品慢尝,才能悟出其味道。囫囵吞枣,浅尝即止,无疑是读词的浅薄。教学只停留在字词表层意思的讲解,也就显得仓白、肤浅。


  盛老师教学设计另一个具有特色的板块就是“‘瘦’读全词,品味语言”。所谓“瘦”读,就是理清主线,突出重点,把整首词读成一个字。通过引导学生自己发现、品味词眼,体会语言运用的精炼、巧妙,进一步感悟词的意境、情感。


  且看如下片断:


  师:你们能不能读着读着把这首词读成一个字?看看,这首词是围绕这里边的哪一个字来写的?小声地读一读,品一品。


  生:我觉得是一个“醉”字。


  师:你说说你的理由。


  生:因为只有美景才能让她沉醉,我认为是醉。


  师:你从哪些地方读出醉来了?


  生:它有日暮,有藕花,还有一滩鸥鹭。让人沉醉在里面,所以我认为是醉。


  师:那就请你把这个字写在黑板上。(生板书:醉)


  生:我觉得是“记”,因为整首词都是在写她记着的东西。


  师:她回忆怎样的美景?


  生:她记得溪亭日暮,记得藕花深入,还记得一滩鸥鹭。(生板书:记)


  生:我认为应该是“暮”。


  师:说说你的理由。


  生:因为她看到日暮以后就非常沉醉。她不知道回家了,然后到了晚上才回家,但是因为留恋刚才日暮的情景,竟然把船划到了荷花的深处。(生板书:暮)


  生:我认为是“兴”,因为她兴致很浓,看了溪亭日暮,很沉醉,忘记了回家的路,所以后来才误入了藕花深处,惊起了一滩鸥鹭。


  师:其实她是兴未尽,天晚了不得不回去,回去的时候有了意外的收获,其实一“兴”未平又起一“兴”。请你也写在黑板上。(生板书:兴)


  师:同学们品出了那么多的字,不管“暮”也好,“记”也好,“醉”也好,还有“兴”也好,老师认为都有道理。因为“暮”所以“兴”,因为“兴”所以“醉”,因为“陶醉了,所以常常记得不能忘记啊。李清照留下来的词并不多,但是“无一首不精,无一字不妙”,这里边的33个字都值得我们去细细地品味。


  师:这次郊游的经历使李清照深深地陶醉了(圈“醉”字),她陶醉在美景中,还陶醉在哪里呢?


  生:陶醉在鸥鹭飞起来的时候。


  生:还陶醉在日暮里。


  生:陶醉在荷花的清香中。


  生:陶醉在误入藕花深处。


  师:是的,词人深深地陶醉了,让我们也跟她一起深深地陶醉一次。读出浓浓的醉意来好吗?再读这首词。这回你能背下来的,咱们就背下来了。


  生:(读、背全词)


  这样引导学生品味词眼是独具心思的。一个“醉”字看似平淡,却是画龙点睛,如教学粗粗略过,就难以领悟其生花妙笔。从教师的教学思路来看,把词读“胖”是整体感知画面的丰富多彩,重在培养学生的想象能力;把词读“瘦”是突出主干,细品语言运用的精妙,重在培养学生对词语的鉴赏能力。整个过程体现了由整体到部分,再由部分到整体,层次清晰,主次分明。


  学会品词,重要的是其过程和方法。教师先让学生自己品读,发现哪个词最能概括表达词的意境,并联系词的内容说出自己的体会。学生不仅要感悟哪个词用得好,还要说明为什么好,具体表现在哪里。学生所列举的“醉”、“暮”、“兴”、“记”等词语,体现了不同程度的个性化解读。教师并没有否定哪个词不妥,还让学生把这些词逐一在黑板板书。板书已不仅是教师对文本解读的体现,还是学生学习心得的交流。在这基础上,教师再引导更欣赏的是“醉”字,并说明“醉”字和整首词意的关联。这样,学生的自主学习和教师的组织引导恰当好处。此外,在品读语言过程中,始终伴随着诵读,边读边思,边读边悟,使学生诵读水平的提高建立在语言理解基础上。


  诗词语言的品味,有的还着重其千古传诵的妙句,警世的佳句;有的着重其选材的独特,构思的巧妙;有的着重其表达的风格,语言的特色。这都要从教材和学生实际出发,有不同的品读要求,即使同一班学生,也可有不同水平的解读。《如梦令》还可以让学生适当品味整首词明快的色彩、欢乐的格调,以及语言的精炼。短短的三十三个字,却包括了景物、叙事、抒情的描写。这就有助于学生从感性上初步认识李清照词的清新自然,细致委婉,情景交融的风格。


  从“争渡,争渡,”到“知否?知否?”,也可以引发我们对教材解读,课堂教学现状的讨论。“争渡”,就要从语文教学无可适从的状态中闯出一条出路。误入的虽不是“藕花深处”,而是怕误入貌似繁花深处,在花团锦簇的课堂中迷途。要持一种冷静的心态,另辟溪径,一径通幽,回归自然。“知否”,就要更多提出问题,自我反思。课堂教学不必“海棠依旧“,应是“绿肥红瘦”,正如盛老师的体会:“绿叶”——回归语文的本体,再繁茂些;“红花”——架空的情感渲染,再稀少些。“绿肥红瘦”何尝不是一种致高的语文境界呢?

《盛新凤执教李清照词《如梦令》的特色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